青绮沫子今天又咕咕了

短文写手与画渣

大概是玩家走了好多次屠杀?

*请充满决心的阅读
*看完后请不要粉碎您的决心
*超级短

“kid...”

蓝衣骷髅背对着短发孩子,伸手让那只橙黄色小鸟停在指骨上。

“你现在,究竟是谁。”

没等TA回答,他便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。

“哈,是frisk,还是chara呢?”

停顿了一下。

“TA们俩都是好孩子,那么或者说是...玩,家,呢?”

屏幕前的人皱起眉头,有些疑惑,心脏砰砰地一下下跳动着,呼吸有一瞬间的错乱,脸上的表情却越发兴奋。

“heh...既然你不愿意承认,那就...”

一个GB炮朝着屏幕张开嘴,那人下意识地侧身躲过。

“GO HELL。”

以上大概就是我吃的cp,除st(指爱情向的)没有特别雷的XD
tag太多就不打啦:D

【陆p】我也不知道什么题目

很短小,文笔不好,是之前的限定首尾,emmm大概就是这样吧

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pi揉了揉酸痛的腰,带着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。
紫发的人转过头,眼里满是温柔,不过嘴中却还是说着:
“怎么了pi,干完就走啊?力可都是我出的,不安慰安慰我吗?而且现在可是晚上。”
安慰什么啊,累的那个明明是自己好吧。
虽然心中这么吐槽着,身体还是很自觉地走过去让他给自己按摩。
陆夫人也没有多说什么,缓慢而轻柔地帮他按摩,只是pi觉得...怎么越按越变味了!?
他的手快要触碰到自己的敏感点时pi连忙阻止他,难得放软语气撒娇:
“今天太累了,就让我休息呗。”
陆夫人听着他百年难得一遇的撒娇心也软下来了,身上暧昧的印子也都是自己弄得,干脆直接搂着pi躺下了。
pi似乎还没反应过来,只是有一只手微微挡住眼前的光,下一秒一片黑暗,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“晚安。”
他低低笑了一下。
过了许久,陆夫人听到了软软的一句:
“晚安。”

emmmm想试一下,虽然太太们不点赞我也会发的_(:з」∠)_

【陆p】直播告白(?

*是七月一号大概十点多时候
*小学生文笔
*顺便因为只是听太太说的所以50%都是自己xjb写的
陆夫人看了一眼自己已经记下的问题,已经到了50题,准备切游戏时,看见还有人在提问,想着反正也没什么事做,那就回答了吧。
『夫愣你最喜欢哪个游戏!』
『夫人夫人!你最喜欢哪个UP主啊!』
“UP主?男的女的...”
他突然停顿了一下,下一秒疯狂滚动的弹幕中捕捉到一个熟悉的名字------
少年PI:ff14
放陆夫人笑了一下,轻的几乎听不到,毫不思索地说出那个名字。
“皮癌。”
此时同样坐在电脑桌前的PI同样也看到了那条弹幕,听到陆夫人思索的声音心都要提起来了。
“皮癌。”
PI的呆毛突然立了起来,心不再提着,却快速地跳起来。
他趴在桌上,把头埋到双臂中,发出闷闷的声音。
“这个雷迪陆真gay...”
脸上的红晕却出卖了他。

我错过直播了1551

ABO 陆p

*看不出来的双向暗恋(。
*同居设定
*无关真人
*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。
*很渣的文笔
可接受往👇👇👇


PI心里十分后悔,居然没有提前准备好抑制剂。

他轻轻呜咽一声,却在听到们的咔哒声时瞬间屏息,有些颤抖地站起身,拿起一旁的空气清新剂喷洒在四周。

陆夫人感到有些奇怪,进家后就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味道,pi似乎不在家,手机也关机了。

“唔...”

不知从何处传来声音。

他有些疑惑地顺着刚刚的声音向PI的房间走去。

“哈...”

那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。

再靠近一点...

“pi?”

他试探着叫出那个名字。

回答他的是推重物的声音。

pi没有想到这一天居然这么巧,居然让他撞到了。

也有些不满自己的第二性别,发情期居然连东西都推不动。

几乎是用尽全力去推书桌,门却被万分轻松地打开。

这个差别。

陆夫人看着心爱之人无力地依靠桌子站在自己面前喘息着,绯红的脸颊上不时滚落汗珠,竟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信息素。

pi此时已经完全没了力气,在alpha的信息素之下完全进入了发情期,差一点跌落在地。

“老陆你...哈、是...A?”

他无比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,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格外撩人。

陆夫人连忙将pi搂在怀里,这一刻的场景竟显得有些不真实。

陆夫人刚将他放在床上,似乎听见pi想说什么,耳朵便靠近了他的嘴唇。

pi在他耳边轻喘了一下,说出了根本没有令人想到的两个字------

干我。

脑海中那条名为理智的线断开了。

特别粗糙的520贺文

*是自己产的小甜饼
*有欧欧西
*小学生文笔
*请太太随意喷

“老陆。”

粉色的呆毛在被子的边缘翘起,从里面发出有些沉闷的声音。

陆夫人放下手中的书本走过去,以为他又是肚子饿了,坐在床边说:“晚上吃太多东西不好。”

PI飞快地起身亲了他一口,而后又以同样的速度缩回被子。

那根不想被闷死的呆毛留在了外面。

显然陆夫人还有点懵逼,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。若不是嘴唇上还残留着温热,他估计会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

此时的PI将头蒙在被子里,陆夫人也没有读心术,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思索了一下。

今天是520啊。

这么一想,他便直接直接将满脸通红的PI拎了出来。

“啾------”

这下换另一个懵逼了。






然后干了个爽(bushi